居一龙是个大甜甜鸭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专四过了。
OK我去准备我的四级了。
希望明年的TOEFL和IELTS也能顺利🙏
拜托惹。

【杀破狼】侯府日常3

“胡闹!”一大早上的,安定候府便异常热闹,长庚就是被顾昀这一嗓子吼醒的,连门口鸟笼里吱哇乱叫的“门神”都在顾大帅这盛怒的一嗓子下收了声。

他睡一个踏实的觉着实太不容易。

之前为乌尔骨所累,好容易烙在骨血里的毒解了,又把从他皇兄手里接过来的残破江山收拾得还算清平了,退位给太子,卸了一身的担子跟着顾昀准备开始游山玩水了,结果顾昀可能是跟了然大师见面见多了,多了颗菩萨一样的善心,又捡回来个顾玖,一大一小俩人成天变着法子的给他添堵。

但是还能怎么办,枕边人,只能宠着。

“怎么了这是?”长庚人还未到门口,声却先人一步传到了顾昀耳中,顾大帅满腔的怒火霎时去了一半。

长庚一进门,先看到的是自己家跪得整整齐齐的顾玖。

“阿玖你先起来。”他觑了一眼顾昀的脸色,对笔直地跪着的顾玖道。

“起什么起,让她跪着!”顾昀冷哼一声,“嫌你爹命长了是吧,换着花样气我。”

“怎么了?”长庚过去把顾昀的手纳入掌心,不轻不重地揉捏着。

顾昀按按额头,隐约间露出了一点疲态,又很快被他不动声色地掩下去。

“这小混蛋说她要出府游历。”顾昀不想多解释,只丢下一句话便被人堵了嘴似的闭口不言了。

只消一句,以长庚的通透,已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让她多长些见识也未尝不好,陛下不也是在差不多年岁的时候跟着你一起四境走了一遭吗。”长庚劝了一句。

“是,”顾昀木然地点了个头,“但是陛下那时候多大?不说陛下了,说你,你跟着了然那秃驴下江南的时候多大?她现在虚岁才十二,我实在不放心。”前面两句质问来势汹汹,后面一句却突然小声了下去。

“这……陈姑娘也是年纪轻轻自己出来闯荡的。”长庚看着顾玖求救的目光有些犯难,脑子一转又想起了陈轻絮。

“陈姑娘那时候轻功都大成了,能比吗?就她这三脚猫的功夫,野外碰着条蛇都不知道打哪。”

“我知道,打蛇打七寸,这是常识。”下面跪着那个不仅不知道灭火,还火上浇油。

顾昀都给气笑了,“行,你真以为你那点常识够走天下的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

看着顾玖一脸不服气地要开口反驳,他又补充:“得了,你甭在这跟我乱,我不会答应。想出去,可以,再长几年。”

顾玖这个性格,犯起倔来是头活驴,当下跪也不跪了,一甩手利落起身回屋生闷气去了。

俩爹一直目送她远去,才又返回来说这个事。

“有时候觉得,我真是老了。”顾昀喟叹了一声,察觉到手上骤然收紧的力道拍拍长庚的肩膀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想出侯府,想见见外面的天地,可是外面的天地哪是那么好见的,出了侯府的门,那片天都感觉不一样。”

随后他又一哂。

“我在这伤春悲秋干个什么……唔。”“劲”字还没出口,便被长庚不由分说地堵了嘴。

“你疲于奔命,自然觉得侯府是休憩之地,我们整天在侯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活似深闺里的大姑娘,向往外面的天地也是理所应当。”长庚倒出嘴来说了一句。

顾昀对顾玖想出府游历这件事可谓是软硬不吃,最后顾玖跑到了沈易府上搬救兵,这个救兵,就是陈轻絮。

安定侯府除了顾玖都是清一水儿的大老爷们,有些事情不便与他们讲,顾玖就直奔沈易府上去找陈轻絮,加上她和沈易的儿子年龄差不多,两家又常走动,如此算来,顾玖反而有时候同陈轻絮更亲近些。

“侯爷不必多虑,我刚好要回一趟太原府陈家,可以让她随我回太原府陈家待两年,沉下心来和二哥学两年医理,将来若是小玖想出门游历,这医理也能帮得上忙。”

“如此便麻烦陈姑娘了。”出乎意料的,顾昀这次没再说什么,一拱手答应了这件事。

到临走那天,顾玖被顾昀拉到一边。

“出门在外一切听陈姑娘的,还有,功夫不许搁下,听到了吗?”

顾玖点头。

“我这一生啊,所求不过家国安定,身边的人平安顺遂。”顾昀叹了口气,拍拍顾玖的脑袋,“我这几天又想了想,确实不应该这样拘着你。我当时能护得住你爹,现在就一定能护得住你,你放心地往前闯吧,我们在你身后呢。”

顾大帅鲜少这样坦露情绪,一时把顾玖给说愣了,直到长庚拍拍她的肩膀,说了句“走了,发什么呆呢。”才回过神来,魂不守舍地跟着陈轻絮上了马车。

“怎么,还没走就开始想你爹了?”陈轻絮看小姑娘有一股郁色,轻声问道。

顾玖摇摇头,没说什么,目光始终盯着窗外缓缓掠过的景色。

我辈所求,不过海清河晏,诸君太平安康罢了。

 

—Fin.—

每次重读杀破狼都会读出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顾昀所想,不过是这家国,这盛世,和一个长庚。

顺带一说我真的好喜欢老安定侯,顾慎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顾老侯爷啊顾大帅啊QAQ
魂归故里这个词儿真的是太戳我了QAQ

n刷杀破狼。
想去学画画。
想画秀娘给小长庚的温柔一吻。
想画顾老侯爷与小顾昀。
想画先帝和小顾昀。
想画顾老侯爷与长公主。
想画幼年小长庚。
呜呜呜呜呜呜。
想着只要自己慢慢来,这些总会实现的。
我这个人啊,总是对这些惊鸿一瞥的温情太敏感,然后深陷,沉溺。
这点真的很不好呜呜呜呜呜。

【喻王】慢慢来05

也许就是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知是空调开得太凉,亦或是回国之后的水土不服,总之,喻文州光荣的发烧了。

一大早睁开眼感觉脑袋像是要炸了,喉咙里仿佛有团火,烧得他说不出话,直接过渡到失声状态。

他偏头看了看,喻熹背对着他睡得正香,怕吵醒女儿,喻文州蹑手蹑脚地下了床。

水壶里的水是隔夜的,在空调房里冻得冰凉,他一口灌下去,冰得瑟缩了一下。

喝了杯水暂时安抚了叫嚣的嗓子,喻文州倒了剩下的小半壶水又重新烧了一壶,等水开的时候翻了一下家里的药箱,发现药箱里竟空得连一片药都不剩,当下盘算着要出门买药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家里还有一个人要喂,家庭煮夫喻文州搁置了出门买药的计划,认命的起身去做早餐了。

大概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喻文州精神有些不济,盯着锅里滋滋作响的煎蛋发呆,腿上突然挂上了一个喻熹。

“Daddy早。”小姑娘扬着大大的笑脸向他道早安。

“早,睡得好吗?”喻文州蹲下来揉揉小姑娘的头发,微笑道。

“嗯,”喻熹用力点头,“Daddy你为什么要戴这个?”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指指他的口罩。

“Daddy感冒了,戴上这个就不会传染给你了。”他声音瓮瓮的,嗓子也疼,但还是颇有耐心的解释了一番,最后拍拍喻熹的背,赶人去洗漱了。

耐心解释的后果就是锅里的煎蛋焦了,喻文州不得不重新煎了一个。

由于自己精神状态不好,出于安全考虑喻文州没有开车,打车去了常去的药房。两年没回国,药房的老板还认识他,操着方言跟他打招呼。

喻文州同样用方言回了两句,他有几年不用方言了,说出口有些生疏,但是深入骨髓的熟悉感还在。

喻熹听不懂,却又好奇大人的谈话,喻文州就一句句翻译给小姑娘听。

老板看着,问了一句:“你女儿吗?”

喻文州笑笑,点头。

“她妈妈呢?”老板随口一问,却见面前的男人突然沉默下来,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失言了。”

“没事。”喻文州下意识的先去看喻熹的反应,想到小姑娘听不懂方言,脸色才缓和下来。他情绪调整得极快,摆摆手又恢复了温煦的笑容。

不管是于他还是于喻熹,“妈妈”这个词都无疑是禁忌,喻熹还有一年才上幼稚园,喻文州却几乎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应付喻熹问他“我为什么没有妈妈”。

回到家早上九点多,他吃了退烧药,成分所致不一会就困意上涌。

“宝宝,Daddy去睡一会儿,有事你叫我,好吗?Daddy生病了,有点难受。”喻文州直截了当的告诉喻熹他生病了,需要休息一下。他从来不介意在喻熹面前示弱,并且认为适当的示弱对孩子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

喻熹乖乖点头,抱着手机上的小猪佩奇连眼神都没分给喻文州一个。

“宝宝,”喻文州无奈地抽走手机,“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要看着人家。”

看得津津有味的小猪佩奇没有了,喻熹一脸不情不愿地抬头。

“Daddy说了什么你听到了吗?”喻文州对小姑娘敷衍的态度很不满。

“听到了,”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喻文州手里的手机,伸手。

“No,”喻文州把手机拿远了一些,“Daddy说什么了,你重复一遍。”

喻熹不说话了,鼓着小嘴把自己变成一个充气的河豚。

“你生气也没用,”喻文州身体不舒服,小孩子脾气也上来了,打定了主意跟喻熹死磕到底。

“喻熹,Daddy在跟你讲道理,不是在跟你玩。”他缓了缓脾气,开口道。

小姑娘撅嘴,不理他。

“Daddy去休息了。”喻文州无奈,他也想不通,喻熹这犯起倔来十头驴都拉不回来的性格到底像谁。

直到看到喻文州真的不管她进卧室准备休息了,喻熹才终于慌了。

“Daddy我错了。”小姑娘站在卧室门口小小声地承认错误。

喻文州仿佛没听见,也不看她,自顾自地上床,躺下,一串动作行云流水。

“Daddy,”喻熹又放大了点声音喊了一声。

喻文州看了她一眼,闭眼准备睡觉。

“Daddy。”小姑娘这次声音里带了点哭腔,但是喻文州是下定决心不理她了,还是不为所动。

“Daddy你别不理我。”小姑娘真的急了,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想要进房间找喻文州却碍于刚才喻文州的举动不敢,站在卧室门口抹眼泪,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

喻文州最见不得小姑娘哭,马上心软,拍拍身边的被子哑着嗓子叫喻熹。

“过来。”

喻熹像是得了什么赦免,马上冲进房间爬上床钻进喻文州怀里。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喻文州也有点愣了。

“Daddy这样对你,你什么感觉?”喻文州把喻熹从自己怀里扒拉出来。

“伤心。”小姑娘擦擦眼泪,挤出俩字。

“那刚才Daddy也是一样的感觉。”喻文州揽着小姑娘,“其实Daddy也不想用这个方法,但是你老是不听话,我和和气气跟你讲道理你不听。”

喻熹似懂非懂的点头。

喻文州看着自家闺女懵懵懂懂的眼神也是叹了口气,半无奈半自嘲的说了一句“算了,现在跟你说你也不能全理解”。

“现在Daddy要休息了,喻熹小朋友,你可以自己玩吗,不许出这个房间,注意安全,有事情叫Daddy,OK?”

“OK。”喻熹欢快地应了一声。


—Tbc.—

脑了不少细节,甚至连自己都隐隐约约开始期待后面的情节惹。
但是笔力真的是太短板了,写不出自己脑的万分之一的温情。
感谢各位不嫌弃,送你们fafa(❁´ω`❁)

到楼下取外卖时候匆匆一瞥,感觉很美就匆匆掏出手机按下快门。
其实学校在郊区也挺好的是吧,至少还挺宁静的。
宿舍楼荒一点也挺好的,虽然生活不方便但是人少啊。
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的生出一种苍山旷野的豪情来,甚至想吼上一嗓子。
突然想起来是在宿舍楼里,然后就夹着尾巴怂了,跑下楼拿外卖。
回来时候的景色应该是变幻了的,没留意,一心扑在我的鸡上了。

最后两句是自己加的。
前面的已标明出处。

港真虽然我不算伞哥的粉丝。
但是真的很讨厌这种用名字开玩笑的行为。
不管恶意与否。
我喜欢全职,同时也对里面的每个人物保持尊重。
因为关注了期期太太所以顺路吃了几口瓜。
一不是大V二没什么存在感的小透明。
但是恕我直言,江桥您真他妈恶心。
祝你原地爆炸吧。

叒述在线维护苏沐秋。:

【挂人】

各位大家好,我是那个维护苏沐秋名字而挂人的原po。
原q名:苏沐秋不是苏母球。
现:槐安。
下面是我要说明白的一些事情。

1.苏沐秋
原po从14年就开始粉沐秋,绝对的沐秋真爱粉。苏沐秋是我的小太阳,感谢他陪伴了我4年时光。
我是第一时间看着jq侮辱诋毁苏沐秋名字的人。
当时就很气,非常生气,我就警告过她。
她会听吗?肯定不会,她这么牛逼,理我干什么?
我脾气不算太好,但是我还是很尊重别人的,没有第一时间挂她,把这记录转到小号收藏好。
没想到还用上了。
苏沐秋就是我生命中的不可或缺的一个人,我不希望有人诋毁他。
我打苏沐秋tag的原因,让各位爱苏沐秋的小伙伴知道这个人,记住这个人。

2.语C
我混语C有一年多了,沙雕见得多,没有看到过这么牛逼的沙雕。
他那语C群,哦不,根本就不是语C群,那分明就是他的粉丝群。
语C水聊群不就披皮水聊,皮气也是需要的。
他们ooc简直了,满屏哈哈哈,职业选手都是哈哈哈的吗???
服了服了。
我劝一些小朋友一句:
小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仗着自己年龄小就可以为所欲为。
皮气不正麻烦多看原著,少玩梗。
还有,看看法律,了解一下互联网言论法律,隐私法,创作权。

3.
那沙雕逼太太退圈,还说人家文章ooc,她怎么不看看自己的。
脸皮厚,牛逼啊。
还有他那些无脑亲友,服了。
还看不起其他太太,人家太太至少比你有才华,你配有吗?不配。

4.
原po空间置顶的挂人可以截图,但记得标明原po,或者艾特我。
我会抽时间慢慢看。
空间转发的都是小天使,感谢你们为苏沐秋出口气。
谢谢。

——叒述。

我的妈生爹太好看了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玉面书生谦谦君子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想看勤耕被人按着操到哭【不是
疯狂土拨鼠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