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喻王】雨

脑洞来自南方说下就下的雨
上课不下老师一说下课就开始哗啦啦
我……………………

B市在温带大陆性气候和温带季风性气候的交界带,夏季雨不算太多,因此王杰希一个B市人,出门从来没有带伞的习惯,碰上雨了就快跑两步,随便找家店躲一阵儿就过去了。
虽然喻文州告诉过他很多次,G市和B市不一样,雨说下就下,王杰希一向自恃运气好身体好,没有带过伞。
家里没有水果了,王杰希出门买,他还想着喻文州的嘱咐,出门前看了天气预报,看到上面写的是晴就放心的出门了。
可是,天气预报更多时候是不准的。
王杰希又哪承想,G市六月的天气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出门还是晴好的天,待他购物完就已经阴下来。
天仿佛一个密不透风的罩子,空气似乎变得粘稠,闷热到王杰希胸有些闷。
他拎着购物袋,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阴沉得仿佛要滴下来,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没等他到家,大雨就哗啦啦倾泻而下。
环顾四周,只有公交站牌勉强能够躲雨。
王杰希撩开长腿跑过去,刚好喻文州的电话也同一时间打过来,他手忙脚乱的从牛仔裤兜里摸出手机。
“杰希你带伞了吗?”喻文州上来劈头就是这么一句,他有点着急,说话甚至都用起了广普。
“没……”王杰希现在公交站牌那里,抬眼看着绵密的雨幕。
“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这马上到家了。”
“真的没关系吗?”喻文州不放心,再三确认。
“没关系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王杰希握着手机笑起来。
“好。”
这场雨还真是来势汹汹,再加上有风,王杰希在站牌亭底下也被淋了个透彻,到家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浅绿的短袖已经成了深绿,牛仔裤上也由于奔跑溅了不少泥点。
他出门的时候把空调关了,但是余温还在,冷得他打了一个喷嚏,赶紧把水果放下到卫生间去换衣服洗澡。
看到镜子里一身狼狈的自己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脏衣服丢进洗衣机,冲了个热水澡出来,王杰希觉得头有点晕,就爬上床躺了一会儿。
喻文州回来时候在门口喊了两声没人应,他一路找到卧室,王杰希已经睡着了,他的头发没有擦干,把枕头弄湿了一大片。
“杰希,”喻文州坐在床边摇摇他。
王杰希迷迷蒙蒙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文州你回来了,”翻身要接着睡。
喻文州拉住他,“把头发擦干了再睡,你这样会感冒的。”
“嗯……”王杰希用鼻子胡乱应了一声。
喻文州无奈,起身到浴室拿毛巾给王杰希擦头发。
“你怎么这么热?”他无意间触碰到王杰希的皮肤。
“嗯……”王杰希把头埋在被子里哼了一声。
“发烧了……”喻文州很快明白王杰希发生了什么。
“文州你让我睡一会。”王杰希迷糊着对喻文州说,小而轻的声音仿佛在对喻文州撒娇。
“吃了药再睡。”喻文州不妥协。
王杰希只好坐起来就着喻文州的手吃了药,才重新躺回去。
喻文州给王杰希吃了退烧药之后又拿了王杰希的杯子倒了杯水给他放床头才出了卧室去吃晚饭。
没有王杰希的晚饭喻文州吃得异常孤独和心不在焉。
饭后刷了碗到卧室去看王杰希,他温度下去了一点,但是依旧有些热。
看到退烧药发挥作用喻文州也稍微放心,到浴室去洗澡。
王杰希睡得很沉,喻文州没有弄醒他,悄悄爬上床拥着他。
王杰希的鼻息打在喻文州脸上,依旧有些灼热。
喻文州吻吻他的额头,小声道了一句晚安。
两个人相拥而眠。
窗外又下起雨,彼此在身边,替对方遮挡。
大概这就是爱情。

—Fin.—

妈呀突然走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风格虽然我也没风格
一直觉得下雨是挺浪漫的事情
然而到了这边已经挨了好多次淋之后就完全不觉得了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