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喻王】最耀眼之处

大概就明星喻×经纪人王

喻文州是个演员,生得周正,演技好戏路宽,唯一不足是入戏慢,可是也无伤大雅,如果说再有什么事儿的话,那大概就是他的经纪人了。
喻文州的经纪人叫王杰希,个子高挑,为人板正,五官底子不逊色喻文州,就是有点大小眼,他话不多,有时候无奈被喻文州强拉上台也就是点点头笑一笑。
让人意外又羡慕的是两个人的相处,像兄弟也像哥们,如今圈内的大流就是经纪人累死累活,做得像王杰希这么轻松的,不是没有,少。
但是人们不知道,他俩的另一层关系。
恋人。
是的,就是恋人。

喻文州从机场的通道走出来的时候,尖叫声几乎要掀了房顶,王杰希错了错脚步,落后他半步,给媒体和粉丝留出充足的拍照空间,即使给喻文州当了这么多年经纪人,他依旧不习惯这种喧闹。
喻文州敏锐的注意到了王杰希微皱的眉头,抬手往下压了压,又做了个“嘘”的手势。
不得不说喻文州是控制场面的高手,他一套动作下来,全场都安静了,这个男人,仿佛天生有着令人信服的特质。
一行人在保安的护送下钻进保姆车,上车前喻文州伸手扣住王杰希手腕,王杰希一惊,低声告诉他注意影响,却见那人眯着眼睛朝他微笑。
“让我这样待一会。”嘴上是请求的语气,手上的力道却丝毫不松,王杰希猝不及防被他扯进车厢,被车门拌到,脚下一时没有着力点,整个人几乎是跌坐在了皮质的车座上,惊愕的抬眼看着喻文州。
“让我抱一下,我好累。”喻文州咕哝了一句,松开握着王杰希手腕的手,扯松了脖子上的领结,一歪身枕在王杰希腿上。
王杰希用手碰碰他脸颊,却被喻文州捉了手纳在掌心。
两人的手差不多大,都长得很好看,属于手指细长,骨节分明的那种,此时十指相扣握在一起,在车内昏暗的灯光下仿佛玉雕的艺术品。
喻文州抬手观赏了片刻,无声的笑起来。
王杰希不说话,另外一只手慢条斯理的顺着喻文州的头发。
喻文州的头发打了发胶定型,硬硬的分不开丝络,王杰希顺了两下便停手。
“杰希。”喻文州枕在王杰希腿上,懒洋洋的开口。
“嗯?”王杰希用鼻子哼了一声,车内的灯光照得他昏昏欲睡。
“我这样是不是让你很为难?”喻文州翻了个身,仰面躺在王杰希腿上,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清王杰希的表情。
“怎么这么说?”王杰希低头对上自家爱人的目光,颇有些奇怪。
“你不喜欢吵闹,却总要陪我出席各种大大小小的发布会。”喻文州眨眨眼。
“还好。”王杰希轻声答了一句,“早都习惯了。”
“我息影好不好?”他很干脆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喻文州感觉到王杰希的手紧了紧,“当初不是你说,要站在最耀眼的地方给我看的吗。”
“可是现在我想明白了。”喻文州松开王杰希的手,坐起来,神色认真,“以前觉得最耀眼的地方一定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但是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几年之后才明白,”他顿了顿,“最耀眼的地方,不是让所有人看到的地方,而是你自己觉得你最耀眼的地方。”
“所以?”王杰希挑眉。
“你眼里啊。”喻文州一眼望进王杰希深琥珀色的瞳仁,看到里面倒映着的微笑的自己,尽管灯光昏暗,却依旧是耀眼的,刺得他的眼睛微微发痛。
演员喻文州宣布息影。
男人在平板上敲下最后一行字,点击了发送,而后抬头问端着一杯咖啡在他身边坐下的男人。
“现在我们能做回黏黏糊糊的恋人了吗,王先生?”
—Fin.—


瞎几把写
迎新失眠加上课几乎要疯
回来产粮了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