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yys】三生

“有人说,我命冲天煞,需历劫三世,方可化去,是不是很狗血。”女子微笑着,抬眼看着男子。
对面的男子微微颔首,扇骨轻敲掌心。
“你的故事,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他顿了顿,端起桌上的茶呷了一口,清清嗓子,“玉藻前。”
而后看着女子微愣的反应,笑了笑。
“来了啊。”随意的招呼着。
铃铛声轻而缓的响起,接着是似笑非笑的声音。
“不认识我了吗,丫头?”背后隐约浮动着的九尾的光影,和扑面而来的,让人一窒的强大气息,无不昭示着来人的身份。


第一世,我转生为人。
被父母丢在神社外,稚嫩眼底第一次烙下的,便是纷纷扬扬的雪的印记。
神社的巫女心地善良,将我抱了回去。
她是个孤独的人,孤独又温柔。
天色晚些,将黑未黑的时候,她会拉着我坐在阶前吹尺八,罢了在我额头落下一吻祝我好梦。
我是在那个时候看到玉藻前大人的。
起初他远远的站着,并不靠近,后来终于走近一些,才得以看清他的容貌。
不能用清秀来形容,带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只能说,很是好看。
“呐,花,”那晚,我正就着灯火的光翻阅书籍,她突然叫我。
明明爱花是她取的名字,却总是恶劣的叫我花。
“嗯?”我手中的工作不停,用鼻音应了一声。
她拿掉我手中的书,眼睛笑得弯弯的,“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哦不,应该是妖。”
“是每天过来听你吹尺八的那个?”我抬眼去看她。
“他可是大妖怪玉藻前。”略昏暗的灯下,她神色柔软又骄傲。
可惜那时候我是个没有灵力的普通人,对于大妖怪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完全没有概念。

又一个冬天。
神社里小一些的孩子们央求巫女堆一个雪人。
我不喜热闹,便站在檐下看着,漫天的雪总是让我想到被抛弃的那个夜晚,透彻心骨的寒。
“巫女姐姐,堆个雪人吧。”耳边传来稚嫩的声音。
她笑着应下,不多时,一个小雪人便诞生了。
虽然,一如既往的不怎么好看。
“巫女姐姐,给他配一把刀吧。”孩子们继续要求着。
一个人走过去,把自己的佩刀解了下来,挂到雪人身上。
玉藻前,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巫女显然也惊讶。
“刚刚。”玉藻前显然了解她的困惑,简单的两个字做了解释。
“巫女姐姐,给他取个名字吧。”
“雪童子。”不加思索的冲口而出。
院中一群人的目光都聚在我身上。
我不习惯这样的注视,转身欲逃,却被玉藻前一只手拦住了。
“很棒的名字。”他顿了顿,揉揉我的头发,垂下眼睑低头看我,“爱花。”
男人的神色温柔。
“你身体弱你不知道吗,还敢穿这么少就跑出来,我看你生病怎么办。”巫女注意到我只穿了一件薄衫就跑出来,忍不住抱怨。
最后还是在我的强烈不满下被玉藻前强行带回了温暖的房间。
过了一会巫女也进来,顺便泡了茶。
小孩子们都睡了,只剩我们三个,和一壶茶。
“今夜会很冷,你留下来吧。”巫女开口。
“不必了,”他很轻的笑了笑,“我可是妖怪啊……”
“对哦……”巫女低下头去小声嘀咕。
“那明天见。”他总是这样,说完自己要说的,闪身就不见了。
“花啊,花啊,”他一走,巫女马上扑过来,下巴抵在我肩胛骨上,手抱着我的腰,闭着眼微笑,“我真的好喜欢他。”
软乎乎的气息从我耳畔拂过,我转身也去抱她。
其实更多时候,她才像个小孩子吧。

夏日雨后,举目远眺,一片葱郁的绿。
巫女怀孕了。
她和作为准爸爸的玉藻前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小生命的降临。
“呐,花,如果是个男孩子就叫羽衣好不好?”她跪坐在桌前,整理做好的神符。
“如果是女孩子呢……”房间内有人接了一句。
近些日子一直被玉藻前的神出鬼没吓到,现在再突然的听到他的声音已经习惯了。
玉藻前同样是跪坐的姿势,在巫女身后,揽着她的肩,微微低头看着她,九条尾巴随意的搭在榻上。
因为一直怕吓到神社里的小孩子,他每次出现在他们面前都会把尾巴收起来,我已经知道他是只九尾狐,他便也不再忌讳,大咧咧的摊尾巴。
巫女抬头看着他,“女孩子就叫爱花好啦。”
“和你同名好不好?”她又把目光转向我。
“随意。”
十个月后,万物生长的春季,准父母正式升级为父母。
只是,天降神罚。
夜色游移在每一寸黑暗中。
这样的夜,过于安静了。
当我意识到不好,跌跌撞撞跑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刚好目睹了让我永远无法遗忘的事情。
柱状的雷电最下端,连接着巫女,微笑的巫女,美丽,也悲哀。
九尾齐出,澎湃的妖力几乎瞬间毁了整个神社的玉藻前,是我这一世最后的记忆。





这一世,我竟是人和妖的混血。
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玉藻前。
经历了那样强大的妖力的洗礼,我没有死?
还是说,玉藻前救了我。
挣动了一下,婴孩的啼哭近在咫尺,震得耳朵有些发疼。
他愣了愣,收敛了妖力,我在他眼中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
小小的一团,瑟缩在他的怀抱中。
突的,大雨倾盆而下,仿佛冲刷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罪孽。
我感觉到他抱着我的手微微紧了紧,而后有些疲惫的站起来。
雨滴纷乱的砸下来,他倾了倾身,替我们挡下了雨水,护着我和哥哥。
鼻子突然的有些酸,有些想哭,却又不敢在这个时候落下泪来,只有小声呜咽。
“怎么了吗?”他敏感的察觉到了我情绪上的变化,停下来,轻声问。
毛茸茸的尾巴拥着我,他有些歉意的道:“现在腾不出手,就只好爱花委屈一下了,好不好?”
他温柔的问,只是我没办法回答。
爱花,爱花,原来他还记得。
泪水不受控的越来越多,初为人父的他即使是非常强大的妖怪,对于哄孩子也有些手足无措。
“为什么会哭得这么委屈呢?”轻柔的女声止住了我的眼泪。
睁开被泪水朦胧的双眼望过去,人只是一个模糊的光影。
“葛叶,我不在的时候这两个孩子就拜托你了。”我听到他的声音,沉沉的,喜怒莫辨。
那个叫葛叶的女人并没有回答。
上一世被人抛弃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我突然的恐慌,伸手紧紧抓住了我能抓到的他的部分。
“这孩子舍不得你。”
“我很快就回来。”他仿佛是在对葛叶说也仿佛是在对我和哥哥说。
不知何时沉沉睡去,醒来时见到的玉藻前已是巫女的模样。
学会说话后我一直固执的叫他父亲,他努力的纠正了几次之后发现成效甚微,就不再强迫我叫他母亲了。
“算了算了,小丫头。”他当时的表情很是无奈,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葛叶在一旁噗嗤笑出声来,大约是很少见他吃瘪的样子。
我同上一世一样,身体依旧很弱,连带妖力都十分微薄,葛叶教我的化形和掩盖妖气的方法我也不能很好的完成。
不过我有羽衣,有父亲,有葛叶。
在他们的庇护下,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过了很多年。
平静的湖水终会有被投入石子的那一刻。
我不小心打破了葛叶送给我掩盖妖气的手镯。
阴阳师们挑选了一个绝佳的时间,父亲和葛叶外出,只有我和哥哥羽衣。
他挡在我前面,虽然也微微颤抖。
从未想到咒术打在身上竟然是这样的痛楚,一点一点,渗入身体的疼痛与麻木。
其他的一切都顾不上思考,脑中只反反复复一个念头,就是想葛叶或者父亲赶快回来,哪怕只回来一个也好。
很奇怪,当轻微的窒息感出现的时候,我竟然不再想父亲或葛叶来救我,只是想,如果自己侥幸活下来,那么父亲一定会先把自己责备一番,大概会关禁闭的吧。
身体越来越轻了。
轻到已经实实在在的脱离躯壳的束缚。
业火熊熊燃起,没有躯壳的灵魂都能感受到那种炽热。
然后我看到了父亲。
同样是九尾齐出,却比巫女死时更加让人心惊。
大火燃烧了三天三夜,京都已然成为炼狱。





第三世,我转生为妖,名为百目鬼。
能够窥探人心,并且对美丽的眼睛有超乎寻常的热爱。
我收集到了自己的眼睛。
不需要可以去阅读,我知道上一世的我拥有怎样的记忆,甜蜜又苦涩。
每一世的我都渴望爱与温暖,这一世也不例外。
所以,爱花的眼睛,被嵌进了我的眼眶。
然后,我被一个叫做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召唤了出来。
面前的人隐约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是了,之前葛叶曾说她有一个儿子叫做晴明,大概就是眼前这个家伙了。
同葛叶一样的银发,同样精致的眉眼,只是,没有葛叶那种温暖的感觉,有些冷淡和严肃。
“你是百目鬼?”他拧着眉头问我。
我点头。
“来吧,有人想见你。”说罢便站起身来欲走。
我只好跟上去。
想见我的人是玉藻前。
“我女儿的眼睛,在你这里。”此时的他已经戴上了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伸出手抚上我的眼睛,“麻烦你,好好用它。”
他这么说着。





“丫头,在想什么呢?”他在我对面坐下来,支着下巴看我。
“在想应该叫你什么,玉藻前,玉藻前大人,或者……父亲?”
他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还是父亲吧。”
半晌听到他的回答,声音压得很低。


—Fin.—

碎碎念一下
题目写东西就是摆来看的
大概设定会比较难懂毕竟我脑洞破天
yys同人第一次试水就拿藻哥开刀我也是很棒棒的
啊好喜欢藻哥啊然而我非抽不到
最后祝大家欧气满满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