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喻王】养孩子手记

一系列段子。
随想随写。
依旧沿用设定,喻杰轩,小名小小喻。

喻杰轩能平安顺遂的长大实在是不容易。

a.
喻杰轩出生时早产体重过轻,还不如一只猫沉,哭声细细弱弱的,喻文州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就被告知小姑娘由于体重过轻要转入新生儿监护室进行监护。

小家伙在新生儿监护室住了一个星期,体重到了规定的5斤才回到喻文州和王杰希身边,这期间喻文州总会隔着监护室的玻璃仔细端详她,小小喻似乎比同房间的其他孩子乖巧许多,多数时候都在沉睡,少数清醒时候也是不哭不闹,一个人发呆。

出了新生儿监护室准备回家的那天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起来接她,负责照顾她的小护士有些留恋的摸摸她的脸蛋,抬头笑道。

“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乖的宝宝,恭喜出院啦,祝你健康。”

喻文州和王杰希谢过了护士,抱着小小喻出了医院。

彼时正是夏日的午后,日光慵懒,蝉鸣聒噪。

也许是被周遭的声音搅了好梦,喻杰轩在喻文州怀里不安分的动了动,殊不知她这样的小动作引来了两个已经当爸爸的人的惊慌。

喻文州生怕摔了她,当即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后来等了一会,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家伙没有再要动弹的意思这才抱着她继续往前走,而王杰希看着自家爱人抱孩子的姿势笑得刀口都要崩了,虽然他也不怎么会抱孩子,喻文州说是抱着喻杰轩倒不如说是小心翼翼的捧着喻杰轩。

除了从医院回家的那次,王杰希和喻文州在喻杰轩满月之前几乎没怎么抱过她,主要还是因为出生不久的小孩子软绵绵的,他们两个根本不敢抱。

b.
喻杰轩六个月的时候,开始展现出陌生人焦虑。
黄少天来看她,她前一秒还坐在爬爬垫上对着王杰希傻笑,后一秒喻文州带黄少天进门,小姑娘立刻收敛了笑容往王杰希怀里扑,黄少天绕着小姑娘转了好几圈,正脸没看到反而把小家伙惹哭了。

过一会儿小小喻哭累了也就抽抽搭搭停下来了,她对这个从来没见过的叔叔很好奇,但是又不敢靠近,就窝在王杰希怀里偷瞄黄少天。

喻文州在一边怂恿,“小小喻你去和叔叔打个招呼好不好?”

“不。”小姑娘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爹的撺掇,口齿清晰得喻文州都愣了。

喻文州知道他家小姑娘属于语言中枢发育早的那一类,四五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叫爸爸,但这之前,小家伙表达拒绝和不满都是用行动,大哭或者把不喜欢的东西推开,像今天这样直接开口拒绝还是头一回。

“逆境逼出来的潜能吧……”王杰希在一边幽幽说了一句。

当然最后黄少天还是凭借亲民的气质和喻杰轩混熟了,熟到喻杰轩俩亲爸都不要了,黄少天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伸着小手想跟着他走。

这种陌生人焦虑在小小喻十个月大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那时候正夏休期,各路选手,在役的退役的,凡是和喻文州王杰希熟一些的全都过来拜访。

那段时间喻杰轩经常毫无缘由的大哭,甚至有时候明明睡着了却会哭醒,喻文州和王杰希知道是因为见了太多不熟悉的人,让小姑娘有了一种不安定的感觉,但是也无计可施,小小喻见到陌生人会哭会闹,他们总不能也闭门谢客,更何况还是在一起在一个圈子里摸爬滚打的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两个人心疼之余,也盼着夏休期早点过去。

逐渐的小小喻也适应了,陌生人焦虑缓解了一些,喻文州和王杰希也在注意缓解她这种焦虑,有意的让她和陌生人多接触。

每次有人来拜访喻文州或王杰希都会问小姑娘。

“能不能让叔叔阿姨抱一下?”

小姑娘也每次都很爽快的点头。

但是当两个人真的把她交出去的时候,小家伙却突然反水不让抱,还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大有“你要抱我我就哭”的架势。


c.
不过好在喻杰轩的分离焦虑并不算严重,这让喻文州和王杰希省心不少。

喻杰轩进幼稚园的第一天喻文州和王杰希看着满教室抱着父母哭的小豆丁还有些头疼,没想到小小喻大大方方的走进了教室,还回头朝两个人挥挥手,稚嫩的小奶音十分认真严肃的叮嘱他俩。

“爸爸再见,你们上班不要迟到,记得早点来接我。”

搞得他俩哭笑不得,却也放了心。

哪承想晚上幼稚园老师就打来电话说他家喻杰轩把一屋子小朋友都搞哭了。

王杰希拿着电话的手一抖,看了一眼坐在地毯上垂眸专注堆积木的自家女儿,冷静的问老师是怎么回事。

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悲愤和委屈。

“我们刚刚费力把所有小朋友都哄得不哭了,喻杰轩小朋友悠悠的一句‘爸爸妈妈不要你们咯’,瞬间全班又哭成一片。”*

王杰希忍着笑挂了老师的电话,整肃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叫自家女儿。

“喻杰轩,你过来。”

他一般不会叫女儿全名,都叫小小喻,除了是要给喻杰轩讲道理的时候。

他和喻文州给予小家伙足够的爱和足够的安全感,却不是溺爱,该讲道理的时候讲道理,绝不含糊,该教训的时候教训,没有一点回转的余地。

小家伙听到他这样叫她已经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但是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无辜的看着一脸严肃的王杰希。

“你今天在幼稚园干什么了?”王杰希面上严肃,语调却还是柔和的。

喻杰轩听到他这样说,抬头想了想,然后摇头。

“你今天是不是和小朋友说,爸爸妈妈不要他们了?”

喻杰轩先摇头,后来又想起什么似的,点点头。

“假如你现在在G市的奶奶家院子里玩,你很想爸爸和爹地,想让我们快点来接你回家,但是这时候院子里的小朋友突然对你说我们不要你了,你会怎么样?”

小家伙生在B市长在B市,虽然经常见爷爷奶奶,G市却并不经常回去,所以多了一份陌生感。

小姑娘想了想,然后“哇”地哭了出来,紧接着就要往王杰希怀里扑。

“你站好,”王杰希沉沉叫了一声,小姑娘被他吓了一跳,不敢上前去,又不敢再哭,站在原地可怜巴巴的抹眼泪,“你是不是会觉得很委屈,很伤心。”

小丫头含着眼泪点点头。

“你今天这样说的时候,你的小伙伴也和你的感觉一样,”王杰希顿了顿,朝小姑娘招招手,把她抱到腿上柔声讲道理,“所以小小喻说话的时候要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不能只说完自己要说的,不管别人,你能不能做到?”

小姑娘这个时候情绪也稳定下来了,点点头。

“那拉勾。”王杰希伸出小拇指。

喻杰轩的小拇指勾上他的,父女俩又用拇指盖了戳表示契约生效,王杰希就放小丫头继续去玩了。


d.
喻杰轩从小体弱,三天两头生病,没少让俩人操心。

后来等她上了幼稚园,两个人抱着既能强身健体又能学点自我保护招数的想法,给小丫头报了个武术班。

第一天试听讲的时候小丫头看着比她大一些的哥哥姐姐们舞刀弄枪,眼睛亮亮的,看得喻文州和王杰希心里发毛,嘀咕着这学武术强身健体可别把自家闺女养成一暴力分子啊。

后来喻杰轩还是进了武术班,第一天上完课就迫不及待的要给两个爸爸展示。

晚饭后又休息了一会儿,俩大人拗不过她,就让她站在客厅中间来一段。

像小小喻这个身量,还没有枪高,自然是不能舞刀弄枪的,老师就只教了一些基础动作,小姑娘白白嫩嫩的像个糯米团子,“嘿”“哈”用小奶音喊出来,气势弱了大半,加上人小力量不足,一套动作下来,怎么看怎么像卖萌。

俩人一边看一边感叹自家闺女实在是太可爱了。

至于小小喻后来学的小提琴,还是小姑娘自己提出来的,她主意正这点也不知道是像了谁,有天突然跟喻文州说想学乐器。

两个人奉行的育儿理念一向是快乐就好,但是这件事开始做了就不能放下,要坚持到底,所以提前就问了小姑娘有没有这样的毅力和决心。

小姑娘满口答应。

后来两个人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给小姑娘选择了小提琴。

开始小丫头指力不够,按不响音,急得跺脚说不练了,喻文州警告了一次,鼓励着慢慢来,也就好了。




*梗来自
邻居家的闺女上幼儿园小班,开学第一天被投诉了,原因是全班都哭的稀里哗啦的就她不哭,镇定的坐在那里看老师一个一个的哄,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她一句,爸爸妈妈不要你们咯,马上全班又哭成一片…




—TBC.—

暂且这么多
日后想到再补……或者可以说一说想看父女相处的什么细节,这样。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