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杀破狼】候府日常

“姐!姐!咱家旁边那破落院子搬来人了!你去不去瞧个热闹!”顾玖端端正正坐在书房习字,她耳聪目明的,不似她那半聋半瞎的爹,打老远就听见自家小弟大呼小叫的进了门来,当下手一抖,笔尖一滴浑圆饱满的墨汁落下来,刚巧落在摊开的字帖上,晕开一片墨迹。
她本不欲理李匀文这个咋咋呼呼的小崽子,可是李匀文一路跑一路叫,嗓门还不小,嚷嚷得她脑子嗡嗡的,再没心思习字。
“这儿呢,干嘛?”最后只能探出头去凶神恶煞的应了一声。
“姐!”这李匀文不知道是不会看人脸色还是皮忒厚,听她应了便神神秘秘凑过来,“隔壁搬来人了,我们去凑热闹吧。”
“不去。”她想都没想,一口拒绝。
顾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可以说对人多的地方有种天然的抗拒,此时她一想到要挤在人堆儿里就头皮发麻,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
“走嘛姐。”李匀文软了声音扯扯顾玖的袖子。
顾玖眼睛一闭,心道:“得了,完蛋,又来了。”
李匀文撒娇的功夫十分得他爹李长庚真传,而顾玖像顾昀,耳根子软,最受不了这一套。
“行行行走走走。”她没好气的在李匀文头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扭头朝大门走过去。
李匀文刚达成目的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顾玖一个爆栗敲得把嘴边的笑意收了回去,正委屈的扁嘴呢,一抬头顾玖都已经走远了,忙迈着小短腿追上去。
顾玖记着打她九岁和她俩爹搬来雁回镇,这小镇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这里地处边关,交通不便,也不比帝都的荣华富贵,自然荒僻许多。
李匀文人不大,力气却不小,顾玖几乎是被自家弟弟一路拖到邻家院门口。
门口已经围了很多人,堵得水泄不通,那家的家仆只得一路叫着“劳烦让一让”才能顺畅的把东西运送进去,站在门边的应该就是这家的家主,背对着门外一大群赶来凑热闹的人,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各项事宜,详细得有些啰嗦。
顾玖一愣,这背影看着有点眼熟,再一听声音,耳熟,更加熟悉的是这股唠叨劲儿。
那人仿佛也感受到了她灼人的视线,转回头来,这一转头,俩人目光一对上,俱是一怔,顾玖往后退了一步,险些被脚边的李匀文绊一跟头。
顾玖虽尚未长成,但是身量颀长,眉眼出色,加之天天被长庚训得身板挺拔,在一群人中很是鹤立鸡群。
“沈大……”她一声“沈大爷”刚要出口,突然想起来她当年年幼无知被她那无良爹哄着叫沈易“沈大爷”,后者听到之后那黑得赛锅底的脸,硬生生把要脱口而出的“爷”咽了回去,冒着差点给噎死的危险颤颤巍巍叫了声“将军”。
“小玖?”沈易依稀觉得这女孩儿眼熟,再仔细一端详,看出了点顾玖小时候的影子,有些不确定的叫了一声,见顾玖点点头才扯开一个笑容,“当时见你的时候你还没个车轮高,现在都这么大了。”
顾玖见沈易正忙着,说了几句话就拉着李匀文回家了。
从沈易家到她家统共没几步路,顾玖却让李匀文烦得一个头两个大,到了自家院子终于炸了。
“不知道,有什么事你等爹回来问他去。”说罢扭头回了书房,继续临顾昀写给她的字帖。
李匀文有点茫然的在院子里站了半晌,寻了跟树枝逗挂在门梁上的“门神”去了。
要说那“门神”也是鸟中奇葩,之前在沈老爷子那不知道养了几年,后来被顾昀沈易长庚来回折腾了那么久竟然还没死,如今在门梁上的鸟笼里还能扯着嗓子骂拿着树枝挑逗它的李匀文“小混蛋”。
顾昀长庚俩人甫一靠近自家院门就听见“门神”的大嗓门。
“小混蛋,小混蛋。”
当下对视一眼,想着准是李匀文那小崽子又去撩拨那只碎嘴的八哥了。
等到俩人进门,果然看着李匀文拿根树枝逗“门神”。
“门神”老当益壮,眼睛尖得不行,看到他俩赶紧向俩人求援。
“小畜生,快来救我。”这八哥不知道是让李匀文逗得气急败坏还是纯粹记吃不记打,竟然脱口了这么一句话。
顾昀听了之后眉头皱起来,眼里却是含笑的,“这谁教的这乱七八糟的话,嗯?”然后伸手打开铁笼门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扁毛畜生抓出来。
“门神”自知说错了话,马上改口。
“大帅饶命!大帅恭喜发财!”
“改口改得还挺快。”顾昀似笑非笑的看了手里的八哥一眼,一伸手,把这倒霉八哥丢回笼子,转身要往小院里走。
“门神”死性不改,又大声叫道:“呸!”
“嗯?”顾昀回头,扫了那多嘴多舌的八哥一眼。
后者彻底哑了,乖乖蹲在笼子里当起了缩头乌龟。

—Tbc.—
又叫《候府炸毛逗鸟日常》。
佛系写手更新随缘。
最后小声逼逼顾昀太可爱啦。
对啦明儿大帅生日快乐。
我明天一天飞机就提前祝啦。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