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有匪】今天的四十八寨也是鸡飞狗跳的

*瞎写
*没文笔,写来自娱
*和  @事不关己  瞎瘠薄聊聊出来的东西

 

周翡看着挨了抽,跪在自己面前梗着脖子冷着脸的小姑娘,觉着自己有点缺氧。

心脏跳得失序,头也很疼,不是累的是气的,兼带着后怕。

这是谢辰此生挨过的第一次也是最重的一次揍,周翡和谢允都是散养,任孩子解放天性上房揭瓦,顶多说几句,却从来没揍过,这次算是破了例。

藤条抽断了一根,谢辰背上是一条一条的血印子,肿得发烫,膝盖已经有些麻了,分不清是冻的还是跪的。

四十八寨大当家的狗怂脾气从李瑾容开始就一脉单传,而且邪门的传女不传男,周翡是这样,谢辰也是,即使挨了她娘结结实实一顿抽也绝不低头,更不认错。

谢辰外公周以棠对小姑娘的评价统共十五个字,却十分一针见血。

他说:“阿辰像阿翡,胆儿比天大,心比胆儿大。”

也是,谢辰确实胆大得不像话。

她开蒙很早,识字也多,小小年纪溜进四十八寨的书库里看书,把江湖上的奇门路数都看了一遍,然后心里痒痒偷着练了练。

但是她自己现在还是个武功不够看的七岁孩子,家传的破雪刀才只能勉勉强强用出第一式。

结果一练就练出了事,万幸的是谢辰胆大是胆大,却不傻,还知道威逼利诱劝动了自家弟弟给她守着。

周翡听到自家小子哭得话都说不清楚只知道抓着一句“阿姐出事了”翻来覆去的倒,一个头两个大,整个人一阵风一样就去了书库。

谢允看着周翡阴沉的脸色本来还打算说两句劝她,没等张嘴就被周翡堵了回来。

“你要么闭嘴要么出去,要不连你一块儿。”

谢允看看跪得笔直的女儿又看一眼周翡,识趣的闭了嘴。

等到周以棠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谢辰已经挨完揍了,母女二人,一个在院子当中跪着,一个在院外生闷气,周以棠看着,叹口气。

“阿辰,你先起来。”

谢辰仿佛没听到一样,一动不动。

周以棠伸手拉她一下,没拉动。

“你和外公说说,出什么事了。”

谢辰闭口不言,垂眼看地上的青砖。

“我来吧,您去劝劝阿翡。”谢允轻声道。

“阿辰,你起来,你跟爹好好说,你做了什么惹得你娘这么生气。”

谢辰有点跪不住了,身形晃了一下,依然不吭气。

谢允就这样看着她,过一会,听见小姑娘低低一声。

“爹你别管我了,让我跪一会。”

“说什么傻话,这么大冷的天,怎么可能放你这么跪着。”

后来还是谢允陪着谢辰在寒风里吹了小半个时辰,才把小姑娘劝回屋里。

抽了孩子一顿,周翡心里也不好受,晚上悄悄到女儿房间给她伤处上药,看着小姑娘背后一道道肿起来的藤条痕迹也忍不住心疼了。

她动作轻,谢辰也因为身上伤处疼而睡得浅,没过多久就醒了。

小姑娘还有点没清醒,模模糊糊看到房间多了个人吓得一激灵差点跳起来。

“平时的胆子都到哪去了。”周翡没好气的叫她一声。

“……娘。”谢辰定睛看了半天才看出来是谁,讷讷叫了一声。

“还疼吗?”周翡点亮了屋里的灯,拉把椅子坐下,摸摸自家小姑娘的头。

谢辰犹豫了一下,最后实诚的说了一句。

“疼。”

“疼就对了。”周翡越想越气,手下也不自觉的加了力道。

“娘!疼!”谢辰被按到了伤处,嗷一声叫出来。

“现在知道喊疼了?我抽你时候冷着脸跟我犟。”周翡嘴上不饶人,手上还是放轻了力道,“你给我记着这一顿打,记得牢牢的。”

谢辰趴在床上,没法扭头去看周翡的神色,却清晰的听到她娘轻轻抽了一下鼻子,以为周翡哭了,吓得她赶紧一骨碌爬起来。

“……娘?”她迟疑的叫了一声。

“趴下!上个药你还这么不老实!”

然后不出意外的被周翡吼了。

“娘!你又碰到我伤处了!好疼!”

“睡你的觉!”

—Fin.—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