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喻王】慢慢来01

*篇幅不定,更新时间不定,佛一点。

*带球玩,分手复合梗。

*回坑了吧……大概。








“宝贝儿,我们该走了,让Kevin叔叔等太久不好哦。”喻文州站在玄关,脚边放着一个大行李箱。不过此刻他的目光全部聚焦在客厅的小小身影上,颇有些感慨。

两年了,他来到这里满打满算有两年了,小东西已经两岁,他也不再是那个手忙脚乱的新手爸爸了。

“小熹?Daddy走了哦。”他蹙着眉又叫了一遍,声音里罕见的带了点严肃。

小熹大名喻熹,是喻文州的女儿,没人知道她母亲是谁,当有好奇这件事的人去问喻文州的时候,这个温文尔雅的东方男人也只是微笑,然后淡淡的回答。

“It's a secret.”

问来问去始终得不到答案,时间一久,这些人也就不问了。

小姑娘捕捉到了自家父亲声音中的严肃,抱紧了手中的兔子玩偶,朝喻文州飞奔过来。

喻文州蹲下身伸手把小姑娘抱起来,腾出一只手压了压喻熹翘起来的短发。

“之前Daddy跟你说的话又当成耳旁风了?嗯?”

小姑娘笑起来,露出两个俏皮的小酒窝,奶声奶气的发问。

“耳旁风是什么呀?”

“就是你总不听Daddy的话。”喻文州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我们要和房子先生说再见啦。”然后抱着小姑娘出了门。

喻熹抬起小手认真的和这个住了两年的房子挥了挥手。

“Daddy我们还会回来吗?”她趴在喻文州肩上,小脸向着房子的窗户,看起来格外留恋这个地方。

“Daddy也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喻文州面对喻熹的问题,第一次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小姑娘对这个模糊的回答很不满意,无声地嘟嘟嘴,不再说话了。

大概是这种离别的感觉也影响到了她,喻熹在被喻文州放进她最讨厌的儿童安全座椅的时候,少见的没有闹,乖乖任喻文州绑上了安全带。

“喻,你什么时候回来?”喻文州打开后排车门坐进来的时候,听到Kevin这样问。

他的汉语还有些生涩,不过难得的字正腔圆。

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后给了好友一个和喻熹一样的回答。

“不知道,也许会回来,也许不会回来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望着窗外街道上红得热烈的枫叶,悠远又平静。

13个小时的飞行,对于成年人来说都是难熬的,更别说对喻熹一个两岁多的孩子。

小姑娘欢天喜地地上了飞机,还未等飞机起飞便坐不住了,可是飞机已经上了跑道,安全带是不能解开了,喻文州只好一遍遍安抚躁动的小家伙。

“我们现在还不能飞呢,要等等,好吗?你陪Daddy一起等。”喻文州暗叹一口气,家里小姑娘已经算是非常懂事听话又好哄的了,现在还只是闹,前排的几个孩子已经哭开了。

“你和姐姐聊聊天,好不好?问问她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起飞,什么时候落地。”刚好有空乘人员送来饮品,他要了一杯矿泉水,又给喻熹要了一杯热牛奶。

小姑娘可怜巴巴的看着服务车上的碳酸饮料,又扭头看看他,满眼的渴望。

“不行,宝宝你太小了,现在还不能喝,饮料里面的糖会伤到牙齿。”喻文州不为所动。

由于天气原因延误了几小时的飞机终于起飞,喻熹已经耐不住倦意,靠在座椅上睡着了,喻文州怕她碰到,小心翼翼地托着小姑娘的头。

也许是飞行途中遇到气流,导致机身颠簸得有些剧烈,也许是空乘人员广播的声音大了些,又或许是飞行高度的原因导致的鼓膜不适。

喻熹醒了,而且是惊醒,尚未完全清醒便已经哭起来。

小姑娘抽泣着小声叫Daddy一边本能地寻找安全感,但是安全带束缚了她的行动,于是激惹得她更加不安,更加迫切的需要喻文州的安抚。

“不好意思,孩子哭得厉害,我可以抱一下她吗?”空乘人员正在巡舱,喻文州有些为难的发问,小姑娘的哭闹让他心疼又心急。

“不好意思先生,现在飞机还在不稳定气流中,暂时不能抱宝宝。”空乘人员歉然地看着眼前年轻的父亲,却还是给出了最官方正式的回答。

“小熹,Daddy在呢。”喻文州试图用言语安抚躁动不安的喻熹,但是对处在这种状态的小姑娘来说完全不起作用,她很害怕,她需要Daddy抱一抱她。

“Daddy现在没办法抱你,你刚刚也听到姐姐说了,这对我们两个人都不安全。”喻文州从背包里掏了张纸巾给小姑娘擦脸,柔声安慰,“不害怕,Daddy一直在身边呢。”

待到飞机过了乱流区,平稳飞行的时候,喻熹已经哭得抽噎,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打湿,看上去格外可怜。

“哭成小可怜了。”喻文州解开小姑娘座位上的安全带,把小姑娘抱过来,“Daddy好心疼。”两年来当爹又当妈,喻文州已经习惯了这种温言细语的哄孩子方式。

喻熹依然像小时候那样,把小脸贴在喻文州胸口上,闭着眼听喻文州的心跳。她更小的时候喻文州发现她很没有安全感,没有人在身边就哭,于是就经常这样把她放在胸口让她听着他的心跳入睡,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习惯。虽然她现在长大一些了,但这依然是让她最快平静下来的方式。

“宝宝困了,是不是?”他揉揉靠在他胸口的小脑袋,轻声发问。

喻熹已经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是稀里糊涂的点头,软而多的头发蹭在喻文州的半袖上,蹭出了一团小乱毛。

喻文州感觉有些痒,却是满心的幸福,涨得要溢出来。

“睡吧,Daddy陪着你。”他低头在小姑娘头顶的发旋处落下一个很轻的吻。





—TBC.—

啊看文州养崽崽的感觉真的好棒啊QAQ
这几天大概会更得勤一些。
希望我能认真负责的更下去8。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