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喻王】慢慢来05

也许就是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知是空调开得太凉,亦或是回国之后的水土不服,总之,喻文州光荣的发烧了。

一大早睁开眼感觉脑袋像是要炸了,喉咙里仿佛有团火,烧得他说不出话,直接过渡到失声状态。

他偏头看了看,喻熹背对着他睡得正香,怕吵醒女儿,喻文州蹑手蹑脚地下了床。

水壶里的水是隔夜的,在空调房里冻得冰凉,他一口灌下去,冰得瑟缩了一下。

喝了杯水暂时安抚了叫嚣的嗓子,喻文州倒了剩下的小半壶水又重新烧了一壶,等水开的时候翻了一下家里的药箱,发现药箱里竟空得连一片药都不剩,当下盘算着要出门买药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家里还有一个人要喂,家庭煮夫喻文州搁置了出门买药的计划,认命的起身去做早餐了。

大概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喻文州精神有些不济,盯着锅里滋滋作响的煎蛋发呆,腿上突然挂上了一个喻熹。

“Daddy早。”小姑娘扬着大大的笑脸向他道早安。

“早,睡得好吗?”喻文州蹲下来揉揉小姑娘的头发,微笑道。

“嗯,”喻熹用力点头,“Daddy你为什么要戴这个?”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指指他的口罩。

“Daddy感冒了,戴上这个就不会传染给你了。”他声音瓮瓮的,嗓子也疼,但还是颇有耐心的解释了一番,最后拍拍喻熹的背,赶人去洗漱了。

耐心解释的后果就是锅里的煎蛋焦了,喻文州不得不重新煎了一个。

由于自己精神状态不好,出于安全考虑喻文州没有开车,打车去了常去的药房。两年没回国,药房的老板还认识他,操着方言跟他打招呼。

喻文州同样用方言回了两句,他有几年不用方言了,说出口有些生疏,但是深入骨髓的熟悉感还在。

喻熹听不懂,却又好奇大人的谈话,喻文州就一句句翻译给小姑娘听。

老板看着,问了一句:“你女儿吗?”

喻文州笑笑,点头。

“她妈妈呢?”老板随口一问,却见面前的男人突然沉默下来,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失言了。”

“没事。”喻文州下意识的先去看喻熹的反应,想到小姑娘听不懂方言,脸色才缓和下来。他情绪调整得极快,摆摆手又恢复了温煦的笑容。

不管是于他还是于喻熹,“妈妈”这个词都无疑是禁忌,喻熹还有一年才上幼稚园,喻文州却几乎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应付喻熹问他“我为什么没有妈妈”。

回到家早上九点多,他吃了退烧药,成分所致不一会就困意上涌。

“宝宝,Daddy去睡一会儿,有事你叫我,好吗?Daddy生病了,有点难受。”喻文州直截了当的告诉喻熹他生病了,需要休息一下。他从来不介意在喻熹面前示弱,并且认为适当的示弱对孩子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

喻熹乖乖点头,抱着手机上的小猪佩奇连眼神都没分给喻文州一个。

“宝宝,”喻文州无奈地抽走手机,“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要看着人家。”

看得津津有味的小猪佩奇没有了,喻熹一脸不情不愿地抬头。

“Daddy说了什么你听到了吗?”喻文州对小姑娘敷衍的态度很不满。

“听到了,”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喻文州手里的手机,伸手。

“No,”喻文州把手机拿远了一些,“Daddy说什么了,你重复一遍。”

喻熹不说话了,鼓着小嘴把自己变成一个充气的河豚。

“你生气也没用,”喻文州身体不舒服,小孩子脾气也上来了,打定了主意跟喻熹死磕到底。

“喻熹,Daddy在跟你讲道理,不是在跟你玩。”他缓了缓脾气,开口道。

小姑娘撅嘴,不理他。

“Daddy去休息了。”喻文州无奈,他也想不通,喻熹这犯起倔来十头驴都拉不回来的性格到底像谁。

直到看到喻文州真的不管她进卧室准备休息了,喻熹才终于慌了。

“Daddy我错了。”小姑娘站在卧室门口小小声地承认错误。

喻文州仿佛没听见,也不看她,自顾自地上床,躺下,一串动作行云流水。

“Daddy,”喻熹又放大了点声音喊了一声。

喻文州看了她一眼,闭眼准备睡觉。

“Daddy。”小姑娘这次声音里带了点哭腔,但是喻文州是下定决心不理她了,还是不为所动。

“Daddy你别不理我。”小姑娘真的急了,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想要进房间找喻文州却碍于刚才喻文州的举动不敢,站在卧室门口抹眼泪,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

喻文州最见不得小姑娘哭,马上心软,拍拍身边的被子哑着嗓子叫喻熹。

“过来。”

喻熹像是得了什么赦免,马上冲进房间爬上床钻进喻文州怀里。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喻文州也有点愣了。

“Daddy这样对你,你什么感觉?”喻文州把喻熹从自己怀里扒拉出来。

“伤心。”小姑娘擦擦眼泪,挤出俩字。

“那刚才Daddy也是一样的感觉。”喻文州揽着小姑娘,“其实Daddy也不想用这个方法,但是你老是不听话,我和和气气跟你讲道理你不听。”

喻熹似懂非懂的点头。

喻文州看着自家闺女懵懵懂懂的眼神也是叹了口气,半无奈半自嘲的说了一句“算了,现在跟你说你也不能全理解”。

“现在Daddy要休息了,喻熹小朋友,你可以自己玩吗,不许出这个房间,注意安全,有事情叫Daddy,OK?”

“OK。”喻熹欢快地应了一声。


—Tbc.—

脑了不少细节,甚至连自己都隐隐约约开始期待后面的情节惹。
但是笔力真的是太短板了,写不出自己脑的万分之一的温情。
感谢各位不嫌弃,送你们fafa(❁´ω`❁)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