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喻王】慢慢来06

喻文州被喻熹推醒的时候还有点不知道今夕何夕,睁着眼茫然地适应了一会周遭环境,意识才慢慢回笼。

“Daddy我饿了。”喻熹委屈巴巴地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

喻文州伸手摸手机,摁亮看了一眼时间,十二点一刻,他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

“Daddy去做饭。”他坐起来伸手在女儿头上轻轻拍了拍。

声音里已经带了鼻音,他抬手摸摸额头,不算热。还好,烧已经退下去了。

刚出了房间门,挂在门廊的楼宇门对讲机就催命似的响起来,喻文州慢吞吞地走过去接,这个着急劲儿,不用猜都知道是黄少天。

因为有电梯不用爬楼,没几分钟黄少天就上来了,站在门外叮咚叮咚按门铃。

“宝宝去给少天叔叔开门。”喻文州随口支使闺女,他浑身无力,随便往哪一坐都只想不挪窝地瘫下去。

“队长你怎么啦打你电话你也不接。”黄少天急吼吼地闯进来,喻文州不知怎么的想到了《红楼梦》里王熙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情景,坐在沙发上闷声笑起来。

“有点发烧。”喻文州拍掉黄少天那只伸过来试他温度的手,咳了两声,“已经退了,没事。”

“你陪小熹玩一会,我去做饭。”

“你都这样了还要做饭?”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喻文州,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样。

“那也得做饭啊,总不能饿着吧。”喻文州无奈,“煮粥就行了。”

“Daddy我们中午吃什么呀?”

喻文州看着喻熹的星星眼,苦笑一声。

“喝粥。”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后者垮下去的小脸,蹲下来捏捏小姑娘的胖脸,“Daddy生病了没力气,这次就委屈一下。”

喻熹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最后大度地一挥手,“那好吧。”

黄少天和喻文州被她强装的大人模样逗得笑出来。

清粥小菜过后,喻文州喝出了一身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在卧室休息,黄少天带着喻熹在客厅看静了音的动画片,但是小姑娘总是安不下心,一会就要进到卧室里偷看喻文州醒了没有。

喻文州睡眠浅,耳边开关门的声音又像只小耗子一样一刻不停,他只好出言警告。

“宝宝,你再这样Daddy没法睡了。”

小耗子突然没了声音,等喻文州睁眼去寻的时候,小东西又突然凑过来亲了他的额头,幼儿特有的,比成人温度高一些的鼻息轻轻铺在他的脸上,就像他每次安抚喻熹时候做的那样,然后他听见他的小姑娘很小声很小声地对他说。

“Daddy要快点好起来呀。”

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在那个瞬间突然有点鼻酸,有些想哭。

别人都说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坚强温和,甚至在国外的时候,他的同事用“强大”这个词来形容他,因为他独身一人,不仅把喻熹照顾和教育得很好,并且在自己的领域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只有他知道,他的强大,来源于爱。

那是来自喻熹一个两岁的孩子最纯粹,最简单直接的爱。

于是他伸手,狠狠把小姑娘抱进怀里。

“谢谢宝宝,Daddy爱你。”





—Tbc.—

很久不更,但是这个故事一直在我脑中徘徊不去。

字数也不多。

我想呈现出来的,就是我所理解的喻文州。

在我的理解里,喻文州展现的一面不仅仅是温和,他是一个有很多爱的人,因为爱而强大。

笔力有限,再次表示抱歉。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