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

ID多变请认准简介。
你好,我是沈麟。
特别能说废话的一个人。

【喻王】夫夫日常

喻文州这人有些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点孩子气的。

比如刷完碗之后会把被水泡得冰凉的手探进王杰希衣领里,然后看着被冰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用大小眼愤怒盯着他的王杰希,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极其无辜。

结果就是王杰希的怒火未等燃起个火星就被喻文州的笑容扑灭得彻彻底底,连缕青烟都不剩下。

再比如心血来潮找他jjc,被他用魔术师打法血虐一通之后还耍赖拒不承认。

王杰希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很苦。

有一个表面上很稳重私底下很孩子气的爱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答曰:在床上被压,下了床被欺压。

他是个沉稳的人,甚至沉稳得有些过头,少年时便开始显现出过人的早熟,从自己拿主意放弃考重点高中的机会去了微草训练营,到三赛季以魔术师打法撞破新秀墙横空出世,同时以稚嫩肩膀扛起微草队长重任,期间为配合团队封印魔术师打法,虽然可惜但是也无悔,再到十三赛季打满十年圆满退役,他一步一个脚印,走得稳稳当当。

王杰希一路可谓顺风顺水,幼年时有人庇护,少年时有父母支持,青年时初长成便锋芒毕露,担当大任。

喻文州则不同,他踏上职业选手这条路是非常坎坷的。

手速先天不足,后天靠精准操作弥补,成就战术大师。

小少年在G市闷热的天气里没日没夜的钻研战术,头顶的风扇嗡嗡送来同样闷热的风。

喻文州出了一身汗,眼睛被汗水蛰得发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屏幕,不敢错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

战术不比意识,意识更多的是反应和操作,战术更多的是运算和脑力,稍有不慎,便是全盘皆输。

有时候他被压的窒息,感觉自己的未来被限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看不到出路,也看不到光。

他甚至迷茫,自己抗争到底选择的这条路是否真的正确。

但是很快他又会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的所有茫然都藏在心底,埋起来,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他能做的只有一步一步往前走,不会回头,也不容他回头。

休息的时候他起身眺望窗外休息眼睛,那时候蓝雨周边还有些荒,入目都是沙土地和钢筋水泥,喻文州就那么站在窗边,直挺挺的望着眼前的荒凉景象。

少年睫毛浓密,垂眼时候总是一副柔软的沉思的神态。

他身形匀称,微微低着头俯视楼下的景象,瘦削的脊背绷成一条直线,看起来孤单又倔强。

相比同期耀眼的黄少天,他是沉默的,存在感稀薄得近似于无。

背后有人拍拍他的肩膀,问他打不打jjc,他摇头拒绝。

非训练性质的jjc,他一概不参加,也向来寡言,一心一意扑在自己的荣耀上。

后来单挑魏琛,旁人眼里的喻文州依旧从容,脾气温和,但是没人看到少年的汗水偷偷浸湿了和蓝雨队徽一样的天蓝色的半袖,留下一片深深浅浅的痕迹。

再后来啊,他已经是蓝雨的队长,名正言顺的穿上了带着队徽的队服,训练营里沉默的少年也被闪光灯和无数伸过来的话筒逼着学会了说话的艺术。

或许也并不是逼着,而是他生而具有的天赋。

王杰希看看聊着聊着突然哑声的喻文州,纳罕的出言。

“怎么了?”

喻文州摇摇头,偏头避开王杰希探过来要时他额头温度的手,“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

王杰希没有答话,收回手安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后文。

“如果你在训练营,其他人都比你强,你很清楚,再这么消耗下去不会有结果,或许继续求学才是最适合你的道路,但是你真的很喜欢这个游戏,你怎么选?”

王杰希明白了他是想到了训练营的那段日子。

他伸手把人抱了个满怀,轻声道:“我会换一个选择。”

对上喻文州不解的眼神,他解释道:“我的宗旨就是不和自己过不去,不蒸馒头争口气这句话对我不适用。”

喻文州叹口气,然后突然笑起来,“所以这就是你懒的原因?”

王杰希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



—Fin.—
就是点无聊时候的碎碎念
看看就好

评论

热度(67)